合肥房价暴涨一季度房贷同比增三成 优惠或将缩紧

当合肥房价一骑绝尘之时,叫苦不迭的不止是广大购房者,还有金融机构。虽然从直观的数据层面看,蒙受“房价上涨幕后推手”之冤的信贷机构,看似是房价暴涨的得利方,然而充当的却是高房价“买单者”。

合肥地价以及房价的疯狂上涨,对金融业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房贷余额的暴涨,而且还会产生一系列的“次生效应”,合肥高房价导致的经济高杆杠使金融市场或存风险。

合肥房价同比上涨近40%暗藏风险

据悉,2016年1-5月份合肥住房贷款余额增长显著,与此同时,合肥房价涨幅持续领跑全国,2016年5月成交均价更是达到11051元/平,不到一年的时间房价上涨了近40%。

从合肥房地产金融环境来看,就个人按揭贷款方面,首付比例较低,房贷利率优惠力度较大;另外,银行及信贷机构降低了优质房企的融资门槛,开发商融资规模得以不断攀升。

在宽松的信贷政策背景下,合肥几乎同步的房价上涨与房贷增长,让人绝对有理由质疑是银行及信贷推高了房价。

理论上,银行信贷和楼市互为因果关系。房价的暴涨,银行信贷的确难辞其咎。但从银行的内在动机看,这一说法突显牵强。因为当前房地产行业面临很高的动态风险,而最后为这些风险买单的依然是银行。

合肥不少银行以及信贷机构高管接受本站采访的时候,明确了合肥高房价演变到最后,是银行和信贷机构承担风险。 “我们比窦娥还冤,信贷机构不会主动去推动房价的上涨,因为房价和地价的上涨对金融市场没有好处。”

房协会副会长李慧秋也表示:“合肥房价大幅上涨,使得很多投资炒房涌入市场,楼市泡沫在所难免,银行以及金融市场的风险或无法避免。”

今年一季度合肥房地产贷款近2587亿暴涨29%

2015年开始,去库存成为楼市政策的一个大方向,但在执行过程中却演变成了房价的暴涨。实际上,随着房价的飙升,合肥房地产市场已出现了一些风险苗头。

据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统计,2016年一季度,全市以住房贷款为主的人民币消费贷款余额2587.6亿元,同比增长29.3%,为2013年以来最高值;一季度新增193.1亿元,住房销售额为252亿,杠杆率提高到76%。

此外,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4月份合肥房地产开发投资共427.82亿元,同比增长18.8%;其中住宅投资277.32亿元,同比增长30.5%,住宅投资占房地产开发投资比重66.9%。

“今年合肥房价涨幅惊人,合肥的房地产贷款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均出现出非理性上涨趋势,另外超过40%的购房者都是炒房客,楼市存在很大的泡沫,这些对银行以及信贷机构有一定的‘威胁’,我们也开始后怕。”合肥某信贷高管无奈地说道。

合肥云贷投资副总经理张磊特意指出了合肥楼市普遍存在的一种乱象,许多投资客将已有房源全款过户到亲戚朋友,然后大额套现出来,使用按揭贷款去炒房,这些都把“矛头”对准了银行。

某金融行业相关人士称,房价的大幅上涨,使得合肥很多房子成为纯粹的投资品,另外不少影子银行的资金也进入了楼市,金融风险加大,搞不好会重蹈股灾的覆辙。

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银行来说,合肥高房价最恐惧的莫过于房价的暴跌。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现在给这些购房者贷款,房价出现跌幅,房产价值和银行贷款立刻会出现倒挂现象;此外如果大量房企还不上贷款,银行就无法快速回收资金,银行的资金链也会紧绷,甚至断裂”,一位商业银行数据分析师担忧道。

此外,云贷张总也表示,“合肥房价不是很稳定,风险较大,包括银行我们都在加强这方面的风险控制力度。”

早在2014年,高房价导致的金融风险就已显现。由于2012-2013年房价上涨速度过猛,投资炒房日渐增多,2014年银行不得不集体缩紧银根,房地产陡然出现转折。合肥楼市也未能独善其身,频频出现购房者断供的现象。据不完全统计,仅上半年瑶海区、庐阳区、蜀山区近30起,很多银行被迫进行司法诉讼。高房价给银行乃至金融市场带来的恶性循坏不言而喻。

虽然目前合肥房地产市场预期较好,但是宏观经济尚在寻底,很难确保未来合肥房价不会受大环境影响出现跌幅。一旦楼市泡沫破灭,房价下调,不仅会让银行贷款面临违约风险,更糟的是相关投资通过房屋作为融资抵押品,因地产价格的下滑急速缩水。而届时银行和信贷机构犹如笼中之鸟,将长时间在风险的阴影下无法动弹。

高房价下银行不良贷款率存隐忧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从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银行始终穿梭于其中,对高房价的恐惧早有体现。

犹如股市的高杠杆导致了股灾一般,如今房价以及地价的暴涨又再次抬起了杠杆,合肥各大银行不断上升的不良贷款率以及房企不断累计的高负债率隐藏的风险,使得银行业乃至整体经济暗潮汹涌。

即使时隔8年,但2008年那场世界级的金融危机依然令很多人心有余悸,而最初造成金融危机重要原因之一便是银行体系的表内外杠杆率的过度累积,直接持有和担保的按揭贷款和以按揭贷款作抵押的证券爆炸式地增长,不良贷款率以及坏账率陡增。

据银监会安徽监管局相关数据统计,2015年9月末,安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59.79亿元,比年初增加103.63亿元;不良贷款率1.82%,比年初上升0.33个百分点,而在银行贷款比例中,房地产贷款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较大。

近一年来,合肥房地产市场呈现疯狂爆发模式,房价猛涨、地王频出,房地产贷款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剧增,合肥作为安徽省的单核发展城市,这无疑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

无独有偶,据《2016年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测评研究报告》显示,房地产行业2015年负债水平保持高位运行,净负债率平均96%。随着2016年房企规模进一步扩大,拿地数量上涨,预计今年负债水平又将创新高。

此外,房价增速过快,以房产为抵押物的信贷资产总额将会呈现翻倍的增长,银行所承担的风险就更高。据悉,在合肥各大银行中,以房地产为抵押物的信贷资产总额在近几年也呈现大幅上涨趋势。

银行乃至整个金融市场本身内忧外患,而房价突飞猛涨、不断被刷新的高价地王,对银行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合肥房贷优惠或将缩紧

面对合肥上半年剧增的房贷,猛涨的房价,银行从贷款额度及风险角度出发,或将在三季度对贷款政策进行调整。

目前,合肥房贷政策相对宽松,首套房首付比例依然是2.5成,二套房首付3.5成,9.5折利率优惠已成为主流,某些银行甚至更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吴荣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