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买房是穷人致富最后路 请政府高抬贵手

  

离婚买房是穷人致富最后路 请政府高抬贵手

8月29日这一天,好不热闹。这边是上海人民着急排队离婚为买房;那边是国民公公刷了屏,他说,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挣到一个亿。王健林说1亿的那气势,就好像你我说1万那么轻松。阶层分野,高下立判。

  尽管8月29日下午,上海市官方出来辟谣说,从未研究过市场传言中的所谓“房贷新政”,但统计数据显示,当天上海的商品住房签约量仍然达到1066套——这是自上海将升级楼市调控传闻以来,连续第三天高成交。据说周六拥挤的网签系统都差点要停摆。

  早年间姜昆有个相声,讽刺中国人“爱抢购”的习惯,相声的结尾,是当人们抢购囤积了大量生活日用品而心满意足之后,却传来了副食品降价的消息。相声公演之后,也遭到不少听众的讽刺,这些年,何曾看到副食品、消费品降价?

  如果姜昆今天重说这段相声,被抢购的或许就应该是房子了。攸克君觉得,在中国,如果你稍微有点同情心,就千万别讽刺那些有抢购习惯的国人们,不管是过去抢副食品,还是当今抢房子,都是这个社会普通公众内心深深的不安全感的外化。

  在上海人民忙着离婚买房的这段日子里,那部名为《北京折叠》的科幻小说,在《三体》之后,又拿了雨果奖。与其说是科幻小说,还不如说是现实寓言,无非是阶层固化这个社会议题的文艺映射罢了。

  当今中国,以财富为介质的阶层流动,已经变得日益困难。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过去的10年,买房都是创造增量个人财富的最优介质,没有之一。

  攸克君身边太多的朋友,从一个当年懵懂来京的“青年北漂”,出落成如今的中产阶级,甚至财富阶层,除了那既励志又心酸的个人奋斗史,多半都伴随着一套又一套房子的买进、卖出,这之间,得到改善的,不仅是家庭的居住环境,与之伴生的,还有个人、家庭财富的飞速增长。

  过去的10年中,惟一从来没有骗过你的人,或许就是房产中介(还有任志强),因为他们只会告诉你,房价要涨。所以,10年时间,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翻了10倍之多,而背后,有着千万个刚需购房的家庭,个人、家庭财富暴涨的传奇故事。但是,这样的草莽年代在京沪穗深四个特大型城市进入“限购限贷”的历史阶段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在“稳定房地产市场”的目标之下,是普通公众被排除在了这一场财富再分配的运动之外。限购限贷的这几年时间,攸克君见过太多的富人朋友,用公司、亲友名义购房,通过个人信用、个人资产抵押获得银行贷款,作为购入房产的杠杆,然后,他们又赶上房价的又一波高峰,于是,他们的个人、家庭财富,再次膨胀。

  然而,那些最普通的社会民众,他们不是金融机构想要拼命招揽、维系的优质客户,也没有动辄就可以来购房的公司,所以,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婚,以这种最悲壮的方式,换取一次参与这场近乎野蛮的社会财富再分配的机会;要么就只能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坐看房价攀升以及自己个人家庭财富的相对缩水。

  并非耸人听闻。攸克君想要说的一个事实是,CPI里主要统计的是消费品价格(房价涨幅未计入,房租涨幅占比很小),如果将普通民众的工资收入的增幅,与纯粹的资产价格增幅做一个对比,就显而易见了。

  过去多年,我们的资本市场想复制“美国老太太一生持有可口可乐股票最终收益百倍的故事”,只能是从券商鼓吹的报告里去找。真正能造就财富跑赢资产价格的机会,主要是PE、股权投资、IPO,而这些从来就不是给普通散户准备的。

  说到这儿,提醒一句,如果你是一个普通民众,突然发现上述机会摆在你面前,千万要提高警惕,那十有八九是个骗子。请原谅,社会和市场,就是这么残酷。

  所以,近10年来,能够让普通民众参与的增量财富分配,实际上只有买房。如今,流动性恐惧之下的资产荒,仍然在艰难地延续着这扇向普通民众打开的财富之门,如果政府作为这个市场的监管者,连离婚这样悲壮地获取参与增量社会财富再分配的入场券的方式,都要堵住的话,就意味着,这扇财富之门将彻底向普通民众关闭。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然再难有过去那样的黄金10年,但在流动性盛宴背景下的最后狂欢,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仍然需要入场券。普适性的限购限贷的进一步紧缩政策,真正剥夺的,只能是这些社会普通民众的入场券,没有这张入场券,他们连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机会都没有。

  10年以后,当那些房子买了又买的人们,卖一套房或者收几套房的房租就能舒舒服服养老的时候,那些因为限购限贷而没有获得入场券的普通民众,能做的,只有祈祷养老金的运转能够平稳、正常。

  作为今天市场的监管者,如果不能阻止泡沫的急剧膨胀,那就请高抬贵手,不要剥夺人们参与“最后狂欢”的入场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殷荣荣]